追蹤者

文忠小傳

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

==主要經歷==
1981年就讀台灣大學外文系,「美麗島事件」、「林宅血案」、「陳文成命案」相繼發生,對他造成極大的震撼,他決心重考。後重新考入台大政治系,就讀期間加入黨外編聯會,曾任《關懷》、《蓬萊島》、《新潮流》等雜誌編輯、許榮淑助理等職。
1985年5月因要求普選台大代聯會主席,遭校方予以留校察看處分。
1986年因在台灣大學校園推動普選而被校方退學,此即台灣學運史上有名的「李文忠事件」或稱「五一一事件」。之後參與勞工、環保、「無住屋」等社會運動。
1991年任立法委員盧修一、省議員周慧瑛聯合服務處主任,12月當選第2屆國大代表。
1996年3月當選第3屆國大代表。1996年任國家發展會議委員。
1997年任民進黨國大黨團幹事長,蘇貞昌競選台北縣長板橋後援會總幹事,台北縣政府機要秘書。
1998年任台北縣政府顧問。
1998年12月、2001年12月連任第4、5屆區域立委,並任立法院國際委員會召集人。
2004年曾與羅文嘉、陳其邁等發起「民進黨新文化論述」。同年12月當選第6屆區域立委。
政黨任職:1988年3月加入民進黨。
社團任職:1989年任台灣勞工運動支援會執行幹事。全國自主勞工聯盟主任。
''A童年 流浪三兄妹''
李文忠有一姊,一弟。他們在文忠上小學前,就被貧病的父親送給別人扶養。他因為是李家的長子,而被留下來。姊姊長大出嫁後,有回來相認;弟弟則不幸地在送給別人後,發生意外過世了。
在父母離異後,六、七歲的姊姊、四歲的李文忠還有更小的弟弟,開始跟著曾在歌仔戲班擔任樂師的父親,東飄西蕩的討生活。他們曾在台中公園搭了半年的帳棚,也曾經在台中親戚家的牛欄住過。流浪了幾年,父親開始生病,貧病交迫下,將姊姊與弟弟送給別人家扶養,有了一點錢,可以去住醫院。於是,父子就將所有家當搬去醫院。
李文忠曾回憶在醫院大廳「露營」的情形:「鍋碗瓢罩、棉被衣褲,在醫院大廳擺得到處都是。」父親躺在醫院裡,五、六歲的小文忠就在醫院裡自己想辦法生活,有人給就有一餐。住了一段時間,錢花光了,病卻沒有起色。不得已,父子搬回埔里祖母家。不過,這次真的是山窮水盡,父親也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。
李文忠關於父親最後的一個印象是:「那時他可能是快要死了…躺在床上,手裡卻揮著一根藤條,威脅我不能離開他…」他畏懼地站在垂死的父親床邊,許久、許久……直到父親揮著藤條的手垂下。
父親過世了,那年,李文忠九歲。
''B學運時代''
1、父親過世後,李文忠的媽媽靠替人洗衣服養大李文忠,由於勞累過度,竟在李文忠以第一名考上台中一中,放榜的那一天血壓升到180,差點中風了。
1980年,發生了林宅血案。李文忠是在台大男生宿舍餐廳看見這條新聞的,新聞結束,文忠衝出宿舍,放聲大哭。所以,當他聽說林義雄的牽手方素敏要參選立委時,立刻登記作她的助選員。從此,李文忠走上了反對運動的路途,他每天在菜場幫她發傳單。
在戒嚴時代,敢公開替政治犯家屬助選發傳單,是有危險的事。調查局立刻追查李文忠的來歷,並且通知台大校方。台大的軍訓教官立刻把李文忠的媽媽找來台北,並且告訴她,她的孩子已經跟「亂黨攪在一塊」,即將被學校退學。
2、李文忠事件 八零年代,是台灣思想百花爭放、社會力風起雲湧的時代,李文忠事件,翻開了台灣八零年代學運史的第一頁。
當時,台大學運的主軸,是爭取將原由各院學生代表聯席會選出的主席,改為全校同學直接投票,也就是「學生會長普選」。「一人一票」這樣單純的訴求,在戒嚴時代卻被政府視為洪水猛獸,敢主張普選的壞份子,政府隨時可以把你抓去關!台大代聯會開會表決普選提案時,李文忠和同學們,就穿著上面寫著「普選」的T恤,在椰林大道上遊行聲援
遊行前,校方已經傳出消息,敢出來遊行,一定嚴加懲戒,甚至退學。
結果,李文忠以首謀被校方懲戒,兩大過兩小過,加留校察看。
雖然已經到了退學邊緣,李文忠仍然在學校公開鼓吹「普選。最後,校方無法再忍耐了,雖然那學期他並未選修英文,但校方仍然以李文忠英文三修不過退學。
李文忠開始在傅鐘下絕食抗議,宣布絕食的第二天,台大組成九人教授調查小組,以八比一的壓倒性投票反對校方以莫須有罪名將李文忠退學,不過,教授們的決議旋即被校方推翻。李文忠並立即接到兵單,發送到馬祖去。
''C社運時代''
1、勞支會
曾國進(板橋市場青菜攤老闆)口述:我認識李文忠快二十年了,他這個人,對就說對,不對就說不對。我欣賞他。 二十幾年前,我在板橋的充氣玩具工廠工作,這個廠有一千多名工人。當時許多工廠都惡性關廠,遷去大陸,勞資糾紛時有所聞。為了保障我們的權益,我們想成立工會。但是,卻遭到資方及官方的打壓,資方並且告訴我們,他們在台北縣勞工局裡有人「保證你們成立不了」。
那時候文忠是勞支會的執行幹事,非常熱情積極地幫助我們成立。就因為我們有工會,所以幾年後老闆關廠去大陸時,我們工廠裡每個人都有拿到資遣費。
雖然工廠關廠了,我也轉去賣菜,但是,我認識文忠快二十年來,他的理想性格,從來不曾變過。
''D幕僚時代''
1、盧修一 李文忠進入民進黨後,第一份政治工作,就是擔任盧修一立委的地方服務處主任。
但是,他對李文忠而言,並不只是一位政治工作的啟蒙者;李文忠回憶盧修一:「他是用生命向我示範了,如何作一個講信用的人。」
「盧仔(朋友對盧修一的暱稱),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,在擔任立委的過程中,因為他堅持講道理,而不是講人情,經常會有朋友對他不諒解…」
盧修一癌症末期,人瘦到只有原來的一半。李文忠當時在幫蘇貞昌台北縣長的選舉助選,成為蘇貞昌與盧修一的溝通管道,有一天,他去醫院看盧修一。「他跟我說,他一定會幫蘇貞昌站台。」李文忠告訴蘇貞昌這個訊息,蘇貞昌要他轉告盧仔:「不用了,養病就好。」
但是,選前最後一夜,盧仔還是從醫院偷跑出來了,那時,他的身體已經很虛弱很虛弱…李文忠哽咽地回憶說:「下台之後,他回到醫院,嘔吐了一夜…」
當選後,李文忠是蘇縣長的機要秘書,他又去看盧修一。看著盧仔皮包骨的身軀,李文忠說不出一句感謝的話,但是盧修一卻淘氣地笑著跟他敬個禮:「報告長官…」
「我的任何文宣品上都有一個紅色圓形的LOGO,裡面有一隻筆法樸拙的白鷺鷥。
白鷺鷥,就是盧修一。他永遠在我的名字前,永遠在我的心上。」
2、蘇貞昌
蘇貞昌第一次選上台北縣長後,李文忠擔任他的機要秘書,偶爾李文忠會聽到同仁聊天:「小蘇如何如何,大蘇如何如何…」。他很好奇,大蘇是誰?小蘇又是誰啊?
後來才知道,蘇縣長是對工作盯得很緊,要求很高的工作狂,李文忠因為與他做事風格相近,縣府同仁們,就私下給他取了「小蘇」的錯號。
蘇縣長因為處事嚴厲要求高,同仁都對他非常懼怕。但是,做事風格相近的李文忠卻與蘇貞昌配合愉快。
''E國會時代''
(1)、蘋果日報國會記者票選 整體表現最佳立委
國會記者團在立法院225位立委中,選出最佳的五名立委。他們對李文忠的評價是:國防專業、就事論事、直言敢言。
(2)、第一位進入西點軍校訪問的台灣國會議員
李文忠應美國國務院邀請,成為國務院「國際訪客」計畫的受邀者。美國每年會評估台灣政壇中,具有專業、熟習政治運作、有國際視野等等條件的未來領袖人才,邀請至美國與國務院、國防、學界座談。條件極為嚴格,至今受邀者寥寥可數,陳水扁總統以及許多台灣當前的政治領袖都曾是本計畫受邀者。李文忠則是台灣政壇青壯代中,少數受邀者之一。
美國最負盛名的智庫「蘭德公司」,在閱讀過李文忠所著的「台灣兵力規模研究報告」後,當面稱讚,這是他們見過台灣最好的軍事研究。有鑑於此,全世界最好的軍校—西點軍校,亦邀請李文忠前往訪問。
''F辭職''
在檢察官審理國務機要費案的過程中,李文忠與林濁水多次於電視上公開保證:「若總統因國務機要費案被起訴,我們下台負責!」。檢察官起訴吳淑珍當週,每天幾十台電視台攝影機堵在李文忠的立法院研究室門口,幾十支麥克風天天追著李文忠問:「委員,國務機要費案已經被起訴了,你的承諾呢?」
李文忠公開表示:「民進黨是台灣第一個本土政權,民進黨的所作所為,都在為台灣歷史建立典範。」
他堅持著這個信念,從那一天,走到這一天。
李文忠決定作個說話算話的人。他想證明:「我說出的每一句話,我都做到,沒有折扣。民進黨值得台灣人民信任。」
於是,李文忠與林濁水公開辭職。
''G誠信 我的辭職聲明 ''

0 意見

張貼留言

分類

文章表列